上海超伦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传真:021-5917 0666
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德力西路
邮箱:chaolunjx@163.com

公司新闻

秀洲公安打掉以婚恋交友为幌子电信诈骗团伙

他与她相识于QQ,嘘寒问暖,互诉衷肠,彼此心生爱慕。

  她自称比他大了8岁,又远在内蒙古,但他毫不在意,恋爱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。

  3年过去,原本说好的“见家长”始终未能实现,他却把自己的6万多元积蓄陆陆续续转给了她。

  尽管曾经起过疑心,“为啥这么久了我都没见过她长啥样”,但恋爱关系一直勉强维系着。

  直到今年的5月20日,这个连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甜蜜味道的日子,他问她:“你到底想和我在一起吗?你要么就和我结婚,要么就把钱还给我!”

  “你想得美,我宁可去坐牢也不会把钱还你!”就是她的这一句话,点燃了他的怒火。考虑再三,他最终还是来到秀洲区公安分局新塍派出所报案,说自己被骗婚了。这一天,是5月27日。

  这则故事的男主人公叫小郭,是1997年出生的,老家在河南,两年前来到嘉兴新塍,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,一个月的收入在6000元左右。

  而这则故事的女主人公,是小郭在2015年的11月通过QQ里的一个聊天交友群认识的。因为在群里聊天比较活跃,女子引起了小郭的注意,他单独加了女子的QQ,昵称为“奇葩公主”。聊了一段时间后,小郭觉得“公主”对他特别关心,总是会问他“工地上活多不多,累不累”“天气热小心中暑”“多吃一点饭不要太辛苦了”。一来二去,远离河南老家的小郭陷入了“公主”的“温柔乡”中,爱情的种子在心中渐渐发芽。

  “你别闹了,我比你大8岁呢。”“公主”劝小郭要冷静考虑别冲动,但是他却并不介意这年龄上的差距,2016年5月,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小郭在嘉兴,“公主”却在遥远的内蒙古,饱受了异地恋相思之苦的“公主”决定来嘉兴见见小郭。“内蒙古过来太远了,我也是第一次出远门,怕带的钱不够,你先转一点路费给我吧。”思念心切的小郭毫不犹豫地转了2000元给“公主”,而在这之前,他已经先后分3次转给“公主”5000元了,“这儿北方过节我想买新衣服”“家里人生病了急需用钱”……要钱的理由听起来都很靠谱,小郭并不怀疑。

  虽然没见过“公主”的真面目,但是看过她发来的照片,皮肤白白的,笑起来甜甜的,小郭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,“我觉得她很贤惠,对我又很关心,她还叫我去她家过年呢。”小郭说。

  可是过年的“戏码”演了两回,第一年“公主”突然说母亲病了,第二年她又说家里有亲戚去世了,“毛脚女婿”小郭始终没能去成内蒙古,也没有见过“公主”的面。

  要钱的次数越来越多,理由也是五花八门,小郭渐渐起了疑心。有一次,小郭通过支付宝给“公主”转账时,突然察觉到支付宝上显示的对方名字和“公主”自称的名字有出入,小郭的怀疑立刻升级。今年5月27日,他选择了报警。

  这是一起较为典型的以婚恋交友为幌子的电信诈骗案件。秀洲新塍派出所马上把掌握到的“公主”的QQ账号、微信账号、支付宝账号等信息传递给分局合成作战中心进行比对研判,最终确认了她的真实身份——曲某,今年45岁,内蒙古通辽市人,她是有家庭的,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儿子。曲某的丈夫常年在河北做矿工,曲某则在内蒙古种种地、放放牛,就是一名典型的东北农村妇女。

  6月下旬,新塍派出所民警张坚等人前往内蒙古通辽,对曲某实施抓捕。赶到曲某家中时,她正好从地里干活回来,黝黑的皮肤、瘦小的身材、凌乱的头发、略显破旧的衣着,眼前的这个女子着实很难让人和网上那个相貌姣好的“公主”联系起来。对于民警的突然到来,曲某也显得比较平静,她呆呆地坐在炕上喃喃自语:“我知道这一天总归会到来的。”

  “经过我们查实,小郭被骗的金额达到6.4万元,而这些钱都被曲某用于网络赌博输光了。”朱鹏程说,“后来曲某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,家属也在想方设法筹钱。”

  7月24日,小郭激动地领回了被骗的6.4万元,7月31日,他特意去制作了一面印有“热心服务尽心为民”的锦旗送到了民警朱鹏程的手中。